廈大校長朱崇實肯定煩死了,因為他被本校一副教授炮轟在“食堂耍特權”:教工食堂在飯點常常無菜可吃,而校長出現時服務員馬上端出豐盛菜餚。藉此批評校長身上的官氣和學校的行政化:在政府官員面前,作為校長的你低頭哈腰,諂媚取上,喪失獨立人格;在教授們面前,你高高在上不可一世,把老師當成農民工。(綜合近日媒體報道)
  因為是教師批評校長,而且批評的是輿論深惡痛絕的官本位和行政化,輿論一開始條件反射般站到了教師那一邊,聲援其炮轟,批評校長身上的官氣。可正如前段時間的“走廊醫生”一樣,新聞迅速發生了反轉,校長指責舉報不實,稱那位副教授被舉報學術不端正在接受調查,不少知情者稱那位副教授向來“偏執”。孰是孰非,看來事實並非局外人想象的那麼簡單。
  如果大學有這樣一個獨立第三方,發生這種糾葛時,站到校長與教工之間擔當裁判。把兩件事完全分開,一件事是教工指責校長在食堂耍特權,還有官本位作風;一件事是有人舉報那位批評校長的副教授學術不端,需要調查。一碼歸一碼,教工批評校長,那是權力;教師有學術不端行為,應接受調查。可因為兩件事糾纏攪和在一起,尤其都與校長相關時,就麻煩了。
  廈大校長很明顯地犯了一個錯誤,就是當記者就其“被教師批評食堂耍特權”一事採訪他說,他說那個教師有學術不端問題,很容易讓人感覺這是“打擊報複”。那位教師如果有學術不端問題,應該由某個學校獨立機構去調查,並由這個機構去宣佈調查結論。已經成為被批評當事人的校長,拿這事回覆記者,怎能讓輿論不懷疑這是報複性潑污水?
  校長掉進了這個很麻煩的陷阱。因為他是校長,在官本位很濃的大學中,校長基本就是老大,擁有很大的權力,可以用權力擺平很多問題;可一旦涉及校長與教師的糾紛,權力可能就會惹麻煩。
  如果校長本身沒問題,那位教師在帖子中寫的內容不符合事實,可誰來調查呢?即使負責調查的部門很客觀,一點兒也不袒護校長,實事求是,可只要調查結果不符合網友的想象,比如最終調查稱校長根本沒有耍特權,很容易被認為是校長操縱的結果。另一方面,有人舉報那位教師學術不端,學校相關的委員會進行調查,可如果調查顯示那個教授真的有學術不端行為,也有確鑿的證據,也很容易被看成是校方對“不聽話教師”的打擊報複。
  說白了,就是因為大學的行政化和官僚化很嚴重,缺乏一個真正能獨立於校領導之外的第三方機構:學術的歸學術,行政的歸行政,並且行政會受到相關架構的制約。這種學術不獨立的架構下,一旦校領導卷入與教師的糾紛,就很難自證清白了。“教師舉報校領導”的新聞經常發生,本應該在大學內部解決,可學校解決不了,無力解決就鬧到媒體上,更一團糟了。
  找不到一個獨立於官方之外的第三方證明自己的清白,校長最後也成了這種官本位體制的受害者。大學如此,社會也是,官方缺乏公信力,說什麼公眾都不信,與此在體制上是同源同構的。  (原標題:大校長掉進很難自證清白的陷阱)
創作者介紹

舊屋翻修

or56orxbw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